rabybet雷竞技

葛小松:初心不改,方能实现共同富裕
来源: 关键词:葛小松 初心不改 共同富裕 发布时间:09-29-2021

  分配改革是国家多年来一直心心念念的体制改革,从呼吁到酝酿再到实施,经过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因为这是一项非常复杂,必须要统一认识和充分准备的改革。改革开放三十年,一直是效率优先兼顾公平,这在社会上已经形成了某种共识,改变这种共识既需要魄力,也需要方法。可以一步一步慢慢来,也可以如电光火石一样迅速完成转变。目前看来,我们的政策在两个极端中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而这个平衡点更靠近后者。
 
  817中央财经工作会议提出共同富裕后释放了一个明确信号,在此后,针对教育、互联网等行业的改革措施有目共睹,让为实现共同富裕而实行的分配制度改革走上了正轨。
 
  “平衡”的政策一直都在
 
  在说到“先富带动后富”、“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时候,人们总是关注前半句,但实际上恰恰是这些政策方向体现了国家对公平与共同富裕的关注。
 
  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必须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把经济拉动搞活,才能带动整个社会的进步和富裕。现在,中国已经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并完成了脱贫攻坚的伟大胜利,但这只是开始,下一步我们要一边巩固已有成绩,一边缩小贫富差距,调整产业结构,实现高质量的可持续发展。
 
 
  在2000年后,我国在政策上已经开始向不发达地区和贫困人群倾斜,主要着力点就是农业领域。2017年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就非常具有代表性,其关键就是在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要在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的基础上做好乡村振兴。其中的举措包括改善供水、供电、信息等基础设施,新建改建农村公路20万公里;稳步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推进“厕所革命”;促进农村移风易俗;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等。
 
  共同富裕不仅是财富的共同富裕,还包括环境的共同享有。1992年中国签署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成为了最早的缔约方之一,并采取了一系列应对环境变化的积极措施。2015年,在中国的积极推动下,达成了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积极发展绿色低碳能源,中国的风能、光伏和电动车产业迅速发展壮大,不仅给全世界做了榜样,也有效改善了我国的环境气候。
 
  此外还有弥补民生短板,在就业、教育、社保、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实事上加大投入力度,一方面充分发挥中央财政和地方政府专项资金的作用,加快城镇化,推进老旧小区、棚户区的改造;另一方调动社会资本参与运营,牵头兴建智慧城市,从衣食住行上实现整体的共同发展。
 
  最直接的当属浙江共同富裕示范区。共同富裕的政策方向一下来,就让很多企业家开始提心吊胆,认为国家这是要打土豪分田地。此时浙江的示范区一出来,很快就打消了企业家们的顾虑。正如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所说,共同富裕是差别富裕,不是同等富裕、同步富裕,更不是杀富济贫。之所以选择浙江,是因为浙江小微企业发展势头良好,中等收入群体占大多数,是一个非常标准的橄榄型结构。浙江可以说是共同富裕的成果展示,中国其它的省市地区,都将以浙江为蓝本,描绘自己的共同富裕图景。
 
  消除贫困,任重道远
 
  2020年11月23日,我国最后9个贫困县宣布摘帽,这是历史性的一刻,宣告了经过8年艰苦卓绝的奋斗,我国终于实现了现行标准下1亿贫困人口的脱贫,并彻底解决了区域性整体贫困。
 
  但我们也不能因骄傲而放松对脱贫的重视,贫困从来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脱贫包含了减少贫困、减缓贫困和消除贫困。减少贫困是减少贫困人口的数量,减缓贫困是缓解贫困的程度,消除贫困则是最终目标,也就是共同富裕。但贫困是一个变量,食不果腹算贫困,家无隔夜之粮是贫困,贫富差距过大也是贫困。前二者我们可以把它当做绝对贫困,这种标准放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是贫困的代表。而贫富差距过大就是相对贫困,也是共同富裕道路上亟需解决的问题。
 
  我国农村虽然解决了绝对贫困,但却是相对贫困最严重的区域。为此,国家已经建立起了一套长效机制,包括培育新兴产业、发展特色产业、壮大优势产业等。以贵州为例,由于地理原因,贵州过去是全国贫困人口最多、贫困面最大、贫困程度最深的省份,因为多年来坚持财政资金支持政策、金融服务政策、土地支持政策、人才智力支持政策,才使全省66个贫困县全部摘帽,923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192万群众搬出大山。这其中,农业产业是贵州脱贫的重要抓手。rabybet雷竞技 很荣幸的在这一过程中也贡献了一份力量,作为政府战略的助力,由政府牵头,华兴参与,投资了包括茶产业、三碗粉、刺梨原浆等项目,为贵州的脱贫致富贡献了力量。而这种合作模式也是我国很多贫困地区走向致富道路的方式。
 
  反垄断,对资本说不
 
  资本带来的负面影响,这几年可谓是屡见不鲜。资本为了最大程度的获取利益,打压创新、制造焦虑、形成垄断,给良好的经济发展秩序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我国,互联网产业披着一层科技的外衣,干的却是抢山头的勾当。当它们嗅到商机时,不是迅速发展起来,而是通过恶意收购打压小微企业,弄到手里就雪藏,就是怕它影响到自己已经形成的盈利模式。
 
  同时因为互联网平台实力雄厚,不加入会被干掉,加入了又会被宰一刀,导致无论是员工、农民还是消费者都会被平台压榨。而垄断企业往往能获得超额利润,也就能在财富分配中占有更大比例,这不仅进一步扩大了贫富差距,也造成了全社会的焦虑和不平等。
 
 
  所以现在我们看到国家在教育、房地产和互联网领域都制定了相应措施,防止资本的过分渗透带来不公平。已经先富裕起来的企业,则要通过创新和投资,释放活力,积极的带动其它小微企业发展,从而创造一个更加公平、开放的经济环境。
 
  当然,我国的反垄断目前主要针对的是互联网平台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并非是“打压资本”。如果资本能够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助力创新,致力可持续发展,开拓发展空间,于国家来说必然不仅不会限制,反而会给予更多的支持。
 
  初心不改,共同富裕
 
  中国近年来的经济发展有目共睹,即使面对疫情,我们也丝毫没有示弱,成为全球控制疫情最好的国家之一。但也必须承认,我国有7亿人月收入不足2000元,人均GDP1.2万美元,距离中等发达国家的5万美元还有不小差距。所以,持续创造财富,仍是实现共同富裕的主要途径。
 
  反腐败、破垄断、搞创新,都可以缩小贫富差距,这一方面需要我们的政府自上而下的改革、调整赛道,另一方面还需要企业家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努力。
 
  现在都在说第三次分配,也就是公益和慈善,这一点我认为毋庸置疑,企业家成功后回馈社会是义务,也是责任。但我们不应只关注成功后的作为,成功的初心,成功的过程更值得关注。
 
  中央指出,高质量发展“就是能够很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发展,是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是创新成为第一动力、协调成为内生特点、绿色成为普遍形态、开放成为必由之路、共享成为根本目的的发展”。
 
  在新时代,我认为对企业的要求已经不再局限于大和强,而在于“好”。一家好的企业,是能够和员工、社会共享财富的企业;一家好的企业,是注重创新,为时代服务的企业;一家好的企业,是紧跟国家脚步,成为国家助力的企业;一家好的企业,是能持续发展,对后代子孙负责的企业。
 
  “以他者为念甚于为己之谋,抑己之私而行仁于外,人类天性之完善以此构成。”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里的这句话,放在今时今日尤为合适。企业就像航行在时代洪流中的船只,企业家就是舵手,顺势而为,方能行远。共同富裕将使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好,而身处美好社会的企业家们,相信也能从中感到幸福与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