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bybet雷竞技

葛小松:双碳时代来临,绿色投资将大有可为
来源: 关键词:葛小松 双碳时代 绿色投资 发布时间:06-01-2021

  眼看就要进入盛夏时节了,在我们每年都要感叹“今年比去年还热”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一切可能都是人类自己造成的。数据显示,全球气温已经连续20年高于正常值,其中最暖的7年都发生在1990年以后。一项研究表明,如果人类继续按照目前的碳排放量发展,到2100年全球将大概率升温超过4摄氏度,遏制气候变暖势在必行。
 
  2020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上向全世界郑重地宣布中国的碳达峰和碳中和的愿景。习近平表示,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的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实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中国的双碳时代也由此正式拉开序幕。
 
  所谓碳达峰和碳中和,简单来说就是二氧化碳的排放量等于吸收量,两者对冲最后等于零。随着双碳时代的来临,绿色产业成为了国家鼓励和支持的产业,相对的,绿色产业背后的金融作为驱动力也迎来了发展的高峰。在碳达峰、碳中和提出后,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等七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在这个文件当中,绿色金融是指为支持环境改善应对气候变化和资源节约高效利用的活动,也就是对环保、节能、清洁能源、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等领域的项目投融资、项目运营、风险管理所提供的金融服务。华兴控股此前投资的秸秆新能源就是绿色产业,也属于绿色金融的支持范畴。
 
  除了新能源,绿色产业还包含诸多领域,其中覆盖面最广,也是最受关注的就是农业和旅游业。在城镇化的推进过程中,农村的不少林木被砍伐,乡村绿色资源大量流失,取而代之的是工厂、酒店。而实际上,乡村最有价值的优势是生态优势,可以借助天然条件发展林业、农业、畜牧业。目前我国有46亿亩林地、60亿亩草原、8亿亩湿地、8亿亩可治理沙地,这是实现双碳目标的基础,也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条件。它不仅能带动就业,同时还可以使贫困地区在保护环境的同时增加收入。
 
  例如贵州省有92.5%的国土区域是山地丘陵,近年来贵州省政府转劣势为优势,利用独特的地质地貌大力发展林业资源和茶业资源。其中建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0个、湿地公园54个、森林公园95个和国有林场105个;全省茶园总面积 700 万亩,排名全国第一位,占全国总数的 15.2%。仅出口就达到了6577.7 吨,货值 2.31 亿美元。
 
  今年2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快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经济体系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加快实施钢铁、石化、化工、有色、建材、纺织、造纸、皮革等行业绿色化改造。加快农业绿色发展。提高服务业绿色发展水平。加快信息服务业绿色转型,做好大中型数据中心、网络机房绿色建设和改造,建立绿色运营维护体系。建设一批国家绿色产业示范基地。
 
  总的来说,一方面要发展绿色产业,另一方面要把不是绿色产业的向绿色产业方面改造。而在这一过程中,国家将以补贴和减税的形式来支持绿色产业发展。与之相对的,非绿色产业可能会提高税率,或者增加额外的环保税。这些做法都将直接使绿色产业的投资回报率上升,从而改变企业的决策。
 
  除此之外,国家还将通过绿色金融来支持绿色经济,比如银行等金融机构加大对绿色行业的融资,政府的部门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向绿色环保的行业提供一个金融的便利。绿色金融有很多产品,比如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投资基金、绿色保险、绿色证券基金,还有碳交易、碳资产、碳衍生品等。
 
 
  实际上除了绿色产业和非绿色产业,现在还有负绿色产业,就是最近疯狂刷存在感的比特币。5月21日,金融委会议明确提出,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消息发布后,虚拟货币市场集体大跌。虽说比特币的大跌不完全是由于我国政策的影响,但其中却也有一定联系。
 
  在此之前协会曾多次提出比特币的交易风险,但请注意,是交易风险,而这次主要针对的还包括挖矿行为。为什么此次将挖矿列为打击对象?一是因为在我国内蒙等地确实出现了大量的比特币矿场,造成了严重的能源损耗。二是挖矿是比特币产生的核心环节,打击挖矿将从源头遏制比特币的炒作。
 
  剑桥大学研究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5月10日,全球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大约是149.37太瓦时。这一数字已经超过马来西亚、乌克兰、瑞典的耗电量,十分接近耗电排名第25的越南。挖矿不仅消耗大量电能,更加剧了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去年挖矿产生了6900万吨二氧化碳,占全球排放量的1%,20年内可将全球气温提高2℃。耗费巨量资源生产并无实际价值的虚拟币,与“碳达峰”“碳中和”目标背道而驰。
 
  与比特币炒作不同,挖矿没有杠杆风险,挖到一个就赚一个,即使比特币大跳水的现在,网上也充斥着只有挖矿的矿老还能赚钱的言论。实际上挖矿本身并非没有成本,一方面要购买大量矿机,另一方面还要消耗国家电力,而后者是隐性的,对于矿老板来说这点成本远大于收益。此前虽然有禁止交易等监管手段,但对于挖矿行为的控制显然是很难遏制的,容易被钻空子。只希望相关部门能出台更多详细、具体的打击措施,遏制加密货币的交易和产出,给绿色产业更良好的发展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