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bybet雷竞技

葛小松:夯实实体经济是实现十四五规划的重要基础
来源: 关键词:葛小松 十四五 实体经济 发布时间:11-25-2020
  最近美国大选基本已经尘埃落定,懂王让位,睡王上台。四年来,我们没少拿川普开玩笑,但也必须承认,川普治理美国的这四年时间让美国经济厚实了不少。在川普上台之前,美国经济一直走的脱实向虚路线,主要发展金融和科技,使以制造业为主的实体产业大量外流,这直接造成了美国经济的空心化,工人失业,制造业及农业不景气。这种脱实向虚的发展模式让美国内部矛盾激化,整体经济也变得脆弱。
 
 
  其实中国在过去几年也有一定的向虚趋势,主要是因为互联网产业是新兴产业,利润极大,带动了一批资本进入,比如网红经济、共享经济、游戏、电商等等。但是当蓝海变成红海,产业发展到天花板之后,问题多过了机会,此时我们回头审视,发现虚拟经济对中国的整体实力其实影响不大。
 
  尤其经过了新冠疫情和美国愈演愈烈的对华贸易制裁,让我们更加明白了实体经济的重要性。尤其是制造业和农业,对提高就业率、脱贫攻坚、提升百姓生活质量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所以在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才会提出加快发展现代产业体系,推动经济体系优化升级。坚持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质量强国、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提高经济质量效益和核心竞争力。
 
  不久前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这释放了一个重要信号,就是国家要开始对所谓的创新金融工具进行监管和限制,一方面降低金融风险,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进一步将经济发展重心转向实体。
 
  那么我们该如何发展实体经济,是否发展实体经济就不需要数字产业和互联网产业了?其实在十四五规划中也有明确的说明,那就是把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数字强国放在同等的位置上,这些都是要共同发展的,而且是相辅相成的。
 
  就拿汽车产业来说,如果我们单一的发展传统汽车,那么和那些老牌汽车强国如美国、德国、日本相比是没有竞争力的,即使我们可以追上甚至超越这些国家,也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资源,得不偿失。因此我们才会推进新能源车、智能汽车的发展,这就是所谓的弯道超车,也是科技、网络和实体经济的一种有效结合。
 
  有了政策支持,我们还需要有相应的人才保障。有人觉得中国是不缺人才的,我们那么多985、211的毕业生都可以充实到实体产业中去。话虽如此,现实是我们的高端人才更多的是金融、管理、互联网类人才,真正的数字化工人和蓝领精英非常缺少。这是因为在过去20年的宣传和教育让我们对职业产生了一定偏见,认为只有西装革履才是体面的,而工人都是挣的辛苦钱,缺少技术含量。同时,金融、互联网行业普遍收入较高,也降低了人们投身实体经济的热情。因此,我们想要发展实体经济,必须在整个社会发展风向上进行调整,提高实体人才的收入,让实体经济蕴含创富机会不再成为一句空话。
 
  以前我们总说互联网+,这一发展方向起到了重要的敲门砖作用,让企业认识到了拥抱新技术和新业态的重要性。今天,我们同样还要拥抱新技术和新业态,只不过从互联网变成了数字化。以前,拥抱互联网是一道选择题,你不拥抱互联网可能会影响你的发展速度,因为互联网更像是一个通道,企业的信息、人才以及产品都可以由这个通道进出。而数字化不是选择题,是必选题。数字化就是一个企业发展的内核,其中包括大数据、互联网、AI等等诸多因素,涉及到了方方面面。数字化和行业无关,传统行业一样要向数字化方向发展,因为你必须通过数字化来分析市场,提高自身竞争力,这也是未来我国企业发展的一个常态。
 
  那么什么样的传统行业最需要与数字化结合呢?我认为比较重要的是一些新兴产业和能源产业。比如新材料,包括特种功能材料和环保材料。因为新材料是一个源头,它会对下游的所有行业造成影响,这是国家一直大力扶植的产业,它的创新与突破可以带动整条产业链上的众多企业。
 
  此外还有新能源及其相关产业。比如新能源汽车,目前我国在这方面的技术与国外相差不多,甚至可以说具有同样的竞争优势。而这也是国家一直以来大力支持的产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拥有良好的商业前景。
 
  除此之外,像高端芯片、先进装备、生物医药等影响产业格局的重点领域都会迎来发展机会。尤其是生物医药,在经历了新冠疫情后,生物医药产业将更容易实现全球化,其中的中国竞争力将更加凸显。
 
  十四五之前,我们经历了很多,可以说道路并不平坦。而十四五期间机会更多,但同样的,必须要做好准备迎接新的时期。从思想上与时俱进,否则再平的路也可能崴脚。